你的当前位置: 首页 > 今日热点

鹤壁面食厨师刘慧鹏:年少学艺尝艰辛,如今练就“一根面”

时间:2018-08-27 来源:鹤壁之窗

刘慧鹏在展示“一根面”技艺。

【鹤壁消息网讯-鹤报融媒体记者 岳珂 文/图】一根筷子粗细的面条捏在他手里,随手扬出便是一道美好的弧线。跟着手上力道的幻化,空中飞舞的面条划出差异的弧线,最后都准确地落在大锅里。随着末了一条面尾落入锅中,一碗面也就做好了,煮、捞、加卤,再把面端到顾客眼前。8月20日晚,淇滨区某大型购物商城内,专做面食的大厨刘慧鹏向记者呈报了他十几年进修做面食的艰苦进程。

初学艺时和了俩月的面

本年才34岁的刘慧鹏进修面食制作已经有18年之久了。刘慧鹏本籍是以面食著称的山西长治,不过在学习面食之前刘慧鹏底子上没怎么下过厨房。“会做大米饭,能简单炒几个菜,也没想过去做厨师。”刘慧鹏说,2000年,年仅16岁的他离开田园去太原打工,投靠了一个在太原做厨师的亲戚,也正是从那时起,刘慧鹏入手了本身的求艺之路。

“刚开始当学徒时,师傅不会教你任何东西。”刘慧鹏说,师傅交给他的使命就是和面,师傅把面和水按比例配好,然后让他和几个学徒和面,和好今后给师傅做面。这么一个简朴死板的工作,刘慧鹏一干即是两个月,之后师傅才下手逐步教他一些做面食的入门常识。学徒时期,只管饭馆管吃住,但一个月只有150块钱工资,“根本不敷花,但其时是在学技术啊,少也得忍着”。刘慧鹏说。

没有向家里要过一分钱,刘慧鹏熬过了头半年。在太原,刘慧鹏学会了刀削面、拉面等最根基面食的做法。半年后,刘慧鹏碰到了一个机遇。“师傅呈报我们,北京的一家饭馆需要人手,问我们去不去。”同心想闯荡一番的刘慧鹏立即就许可了,“不管待遇怎么样,能到大城市见见世面也是很好的”。

为得到熬炼,独自挑起大梁

刘慧鹏在这家店一干就是3年。正是在这3年里,刘慧鹏掌握了面食制作的基本武艺,而这3年也是最苦的3年。“其时候我和另外一名工友平均天天要削两袋面和成的面团。”刘慧鹏说,两袋面有100斤,加上水即是150斤,从配面、和面到削面,全是他和工友俩人在做。

在北京的那段时间,家产品类不像现在这么统统,市道上还没有和面机、压面机等机器设备,做面食的所有工艺底子上靠手工,一天劳作下来俩人累得转变不得。“晚上关门之后俺俩就瘫地上了,不歇上半个钟头根本没力气收拾厨房。”工夫不负故意人,刘慧鹏的基本功越来越结壮了,他还跟着师傅学会了许多其他面食的制作要领。徐徐地,他已经可以独当一面了。

2006年前后,刘慧鹏又迎来了一个机遇。“北京南三环外一家饭馆招厨师,我思量了一下就去了。”刘慧鹏说,之以是抛却当时的事情换处所,一方面是工资上的思量,更重要的一方面是武艺提拔上的思量。“老话说‘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师傅教会你基本的制作技艺,后背许多事要靠自己去琢磨。再好的练习也比不上实战,自己去饭馆当大厨必定辛劳,但也能熬炼本身,还能学到许多新常识。”

在新店里,刘慧鹏独自挑起了大梁,凡事都必要他来确定,且则间忙得他焦头烂额。“令我印象非常深的是有一次早上起来切菜,不小心切到了本身的手。”刘慧鹏说,作为一名厨师,每天和菜刀、案板打交道,切到手不是什么新奇事,“关键是切到手还不能告假啊,全饭店就期盼着你开工呢,能咋办”?刘慧鹏简单包扎了一下就继续干活儿了,这一天他既要操心后厨的巨细事宜,还要咬牙连续做面。“做面的时候手上还得罩上塑料袋,不及让伤口上的血碰到面,要否则既不卫生也是对主顾不负责。”这一全国来,刘慧鹏感叹万千,太难了,真的是干啥都不容易”!

做碗“一根面”得准备6个小时

之后,刘慧鹏到过沈阳、广州、上海、武汉。“南南北北跑了许多都邑。”由于厨师事情的非常性,十几年间,刘慧鹏只在家里过了两次春节。“现在不比过去了,办事行业过年时也要开门,尤其是饭馆。”刘慧鹏已经不记得有许多次在事情岗亭上过年了,“根本上大点儿的饭店都有年夜饭这一项,既然干这行,就得让人们能开高兴心地过年,有人订饭咱就得做”。

“一根面”是刘慧鹏近几年才专注的一类面食。“之前就会做,这几年斗劲流行,就下了点儿工夫。”刘慧鹏先容,“一根面”是山西传统面食,一碗面就一根面,一根面也恰好一碗,做的时候非常费劲儿,因为工艺上的要求,面团光醒发就得4个小时”。

天天一大早,刘慧鹏就要预备当天用的面,面团和好以后醒发上4个小时再拿出来加工。“拿出来一个面团,然后搓成面条,盘好放到哪里接连醒发。”刘慧鹏说,等有顾主点餐时,再把盘好的面拿出来,拉面下锅。一碗“一根面”看起来简朴,其实做起来很不轻易。“从和面到醒发再到甩面,一点儿都不夸张地说,顾客吃上一碗面我得筹办6个小时。”

“一根面”制作经由中,甩面是个很有欣赏性的枢纽,也是一个异常累人的活儿。“面没多大分量啊,但要甩成状貌并有准头儿,手法把握起来照旧比力费劲儿的。”刘慧鹏说,最初他进修甩面,一天甩下来,两只胳膊都能累肿了。

2016年,刘慧鹏和朋友在鹤壁某阛阓开了一家店面。“刚下手就我们俩,生意还不错,便是人手不敷。每天都要忙活到凌晨5点多,睡三四个小时就又得起来干活儿。”刘慧鹏说,一天要筹办几百份甚至上千份面,“那段时间真把我累坏了”。

如今,刘慧鹏独自撑起了一家分店,只管做面食有着这样那样的辛劳,他还是乐意持续做下去。“有人爱吃我做的面,这对我来说就是最好的回报。”刘慧鹏说。

总值班:刘善新

上一篇:八月份鹤壁交通违法曝光台曝光了这些人有你认识的吗?

您可能也感兴趣:

特荐文章

【市分院动态】鹤壁:小姐妹遭遇不幸检察官送来及时雨

图文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