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当前位置: 首页 > 鹤壁汽车

推荐:鹤壁村庄故事多淇水岸边的许沟村

时间:2018-08-25 来源:鹤壁之窗

金山脚下、淇水之滨有个不敷千人的小乡村--淇滨区金山办事处许沟村。那里景致旖旎,村民世代以网鱼、耕田为生,或许说过着世外桃源般的糊口。别看村落不大,但至今流传着凄美的仙凡相恋的传说和罗贯中隐居著书的故事,吸引着许多专家学者前来探秘。

青蛇白蛇闹许仙”传说

许沟村位于淇滨区金山服务处西部,太行山连绵至许沟村的黑山(今称金山),奔流的淇河到此变得清明,村民称这里是二龙戏珠的宝地。据先容,村民的先祖自元末明初就在此生涯,村子因村中老户姓许而得名许家沟村,后改为许沟村。

在村里,当你和村民聊上几句,就会发现各人都能讲“青蛇白蛇闹许仙”的传说。村民们信赖这段凄美的爱情故事就孕育在这里,许仙是许沟村人。

白蛇传的传说在本地流传甚广,与《梁山伯与祝英台》《孟姜女》《牛郎织女》并称为民间四大传说。据学者考证,撒播至今的白蛇传的传说或源于明代作家冯梦龙所著的《警世通言》第二十八卷《白娘子永镇雷峰塔》一文。其内容约略为南宋时期南廊阁子库官员李仁内弟许宣(白蛇传传说中许仙的又名)祭祖途中遇到白娘子,两边因乘舟借伞而相爱。法海禅师看穿白娘子和小青的真身,这令许宣恐慌难安,只得求助于法海禅师。法海禅师收许宣为徒并将白娘子永镇雷峰塔下。大彻大悟的许宣留下了“祖师度我出红尘,铁树着花始见春……色等于空空即色,空空色色要明白”的警世诗句。

《白娘子永镇雷峰塔》一文中并没有白蛇报恩、白素贞产子、水漫金山等传讨情节。纵观《白娘子永镇雷峰塔》,也难以发现许宣对白娘子的真情,冯梦龙撰文初志也只是警悟世人勿着迷声色,并无鼓动许宣与白娘子的恋爱。但《白娘子永镇雷峰塔》将白蛇传的传说框架定了型。

许沟村的村民许刘群说,相传白娘子为得道白蛇,栖息于许沟村西约3公里的淇滨区上峪乡南山村青岩绝上,而侍女小青是淇河中得道的青蛇。

许沟村的许仙采药途中从黑鹰的利爪下救下了受伤的白蛇并带回家中救治。这条白蛇正是白娘子,伤愈后的白娘子为了报答救命之恩便萌生了以身相许的动机。

一天白娘子趁许仙上山放牛,令小青施法下雨。忠实的许仙不忍白娘子与小青淋雨便借伞给她们,过后小青趁还伞的时值促成了许仙与白娘子的姻缘。婚后,白娘子帮助许仙在村中建起了一间名为宝安堂的药铺,他经常免费为村民们医病。

哪知,被许仙赶走的黑鹰竟是法海禅师的化身,他在许沟村东北的金山寺修行,当他得知化作人身的白娘子、小青在许沟村,便决心除去她们,此后才有了白蛇盗仙草、水漫金山等传说。然而与传播较广的许仕林中状元拜塔救母,白娘子、许仙羽化的笑剧了局差异,许沟村的“青蛇白蛇闹许仙”传说的下场因此悲剧收尾。

村民们说,许沟村的“青蛇白蛇闹许仙”传说中的“许状元拜塔”说的是:许仕林中状元赶到雷峰塔脚下筹办救回母亲白素贞时,发现法海禅效法力无边,以他的道行无法救出母亲。只要他在雷峰塔前拜母,雷峰塔一定倒塌,白娘子也会是以而亡。但是,见母不拜则与封建礼教相违背,更何况许仕林已高中状元,见母不拜会遭天谴。“青蛇白蛇闹许仙”传说的结局最终以许仕林拜塔,雷峰塔砰然倾圯,白娘子因此而亡竣事。

村民郑润涛说,青岩绝上有个“白衣娘娘”洞,传说是白娘子的道场,也是白蛇传中的传提及源于许沟村的佐证。该洞位于峭壁之上,相传洞穴底部通往淇河,“曾有村民从洞口灌注泥水,青岩绝下方的淇河会随之变浑浊。白娘子或许便是通过这条密道与小青交往并顺着淇河到许沟村见到许仙”。

越来越多的学者信赖白蛇传的传说起源于许沟村,北宋晚年大量迁移至江浙的北方军民又将“青蛇白蛇闹许仙”的传说带到了江浙一代,许仙、白娘子的故事才会在西湖畔的杭州一带撒播。

《水浒传》中的许贯忠或为罗贯中的化身

有学者以为,许沟村与罗贯中有汗青渊源,相传罗贯中曾在这里隐居并完成了《三国演义》《水浒传》。记者在村中走访时,有村民提起了一个奥秘的人物--许贯忠。许贯忠是何许人也?他与罗贯中又有何干系?

许沟村党支部书记郑爱军说,许贯忠是《水浒传》中的奥秘人物,“他不是小说的首要人物,也不是梁山泊排有座次的豪杰,但《水浒传》绕不开这位铁汉山人,他是书中的主要符号,是读懂罗贯中出身的暗码”。

关于《水浒传》的作者,学者们通常以为是施耐庵或施耐庵与罗贯中。也有学者认为,施耐庵是“是乃俺”的谐音,是罗贯中的笔名。无论何种推论,罗贯中与《水浒传》密不行分。那么罗贯中将许贯忠这一人物安插在小说中本相有何用意?

许贯忠仅在《水浒传》中征田虎部门显现过,他的呈现显得极为突兀,与该书作者缜密的故事逻辑不契合。在该书第九十回《五台山宋江参禅,双林镇燕青遇故》中,燕青将许贯忠引荐给宋江,两边仅一次照面,而宋江则肃然起敬,在世人面前对许贯忠谦称“小可”。

“宋江勒住马看那人时,生得:目炯双瞳,眉分八字。七尺长短身体,三牙掩口髭须。戴一顶乌绉纱抹眉头巾,穿一领沿边褐传教服。系一条杂彩吕公绦,着一双方头青布履。必非碌碌庸人,定是山林逸士……”通读《水浒传》,作者仅在宋江、吴用、卢俊义等重要人物出场时才会举办如此过细的刻画,且许贯忠的气象彷佛更胜宋江等人一筹,作者为何要让这位“必非碌碌庸人”在此出场,又转而消逝得无影无踪?

罗贯中的祖籍一直是个谜,有学者试图过程研究《录鬼薄续编》及太原《罗氏家谱》来解开这一谜团,即罗贯中祖籍在山西。学者们将罗贯中的籍贯放入《水浒中》许贯忠部分举行印证,发现许贯忠在小说中对山西极为认识。许贯忠在小说中直白地表述“我原在沁、汾之间,近日偶游于此……”并称他与田虎为桑梓,而田虎恰是“威胜州沁源县一个猎户”,这也评释许贯忠祖籍山西。

小说中的田虎垄断三晋,宋江对攻打据有天险的田虎颇为犹豫。为相识决这一艰巨,燕青献上故人许贯忠的《三晋山水关口图》,图中山西山水被许贯忠剖析得细致入微,若不是本地人,怎能把本地的水陆山川描绘得云云具体。而同为山西人的许贯忠或是罗贯中的影子,亦或是“本我”,是罗贯中的化身。

罗贯中隐居著书地极有或许在许沟村

风趣的是,《水浒传》中许贯忠曾带燕青观光过他隐居的地方,若说许贯忠就是罗贯中的化身,那么小说中许贯忠的隐居地也许正是罗贯中晚年隐居著书的处所--许沟村。

《水浒传》第九十回《五台山宋江参禅,双林镇燕青遇故》中对许贯忠的隐居地这样描摹:“且说燕青……与许贯忠……离了双林镇,望西北巷子而行。过了些村舍林岗,前面却是山僻崎岖的路……转过一条大溪,约行了三十余里,许贯忠用手指道:‘兀那高峻的山中,方是小弟的敝庐在内。’又行了十数里,才到山中,那山岳峦秀拔、溪涧澄清。燕青正看山景,不觉气候已晚,本来这座山叫做大伾山……今属台甫府浚县处所。且说许贯忠引了燕青转过几个山嘴来到一个山凹里,却有三四里周遭平旷的所在。树木丛中有两三处草舍。内中有几间向南傍溪的草屋。门外篱笆围绕,柴扉半掩,修竹苍松,丹枫翠柏,森密前后。许贯忠说道:‘这个便是蜗居’……燕青登高眺望,只见重峦迭障,四面皆山。山中居住人家,倒置数过,只有二十余家……”

据研究《水浒传》的学者孟繁仁考据,小说中虚构的双林镇是今浚县县城,燕青、许贯忠望西北行过的林岗是县城西北的火龙岗,转过的大溪是卫河,约行三十余里所随从正是今淇滨区大赉店镇附近。

许贯忠手指的高山是现今的金山即黑山。而最终两人到达的许贯忠隐居的地方恰是淇河边黑山脚下的许沟村。这与村中相传的元末明初村中只有二十余户姓许的人家丝丝入扣。若不是罗贯中在此隐居并如实写入书中,许沟村与许贯忠的隐住所怎么能云云吻合呢?

也正是由于罗贯中在许沟村隐居并完成了《三国演义》《水浒传》的创作和编次,当年的浚县主薄蒋大器为《三国志通俗演义》(简称《三国演义》)作序中写道:“若东原罗贯中,以平阳陈寿传,考诸国史,自汉灵帝中平元年,终于晋太康元年之事,把稳损益,目之曰《三国志普通演义》,文不甚深,言不甚俗,事纪实在,亦庶几乎史。”因此:“盖欲读诵者,大家得而知之,若诗所谓里巷歌谣之义也。书成,士君子之好事者争相誉录,以便观览。”近水楼台先得月,于是浚县人争相抄阅《三国志普通演义》。

上一篇:雨过天晴,鹤壁重回高温天30℃以上!本周天气早知道

您可能也感兴趣:

特荐文章

淇县赵庄村:贫困山村的“三大逆袭”

图文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