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当前位置: 首页 > 财经

浚县善堂镇东善堂村伞头秧歌已经扭起来啦

时间:2019-01-26 来源:鹤壁之窗

秧歌队正在排演。

1月22日,记者来到浚县善堂镇东善堂村,几十位伞头秧歌演员正在排练,为春节时代的演出做准备。“现在大家伙儿扭秧歌不图挣钱不图吃喝,只图个乐和,老祖宗留下的对象不能丢。”秧歌队卖力人陈亮说。

伞头秧歌,又唱又跳

“在场中心举伞指挥演出的人叫伞头,其他几十个人连唱带跳,一场完整的伞头秧歌扭下来得花个把小时。”陈亮说,一样秧歌的表演体例为队员手持扇子扭花型,只跳不唱。伞头秧歌的特点是演员连唱带跳,但扭唱是交替举行的,扭的时候不唱,唱的时候不扭。

记者看到,20多位演员进场之后,迈着碎步呈八字队形绕舞台跑场。“伞头”陈亮高举黄罗伞批示队形调换,待队员在场中热身之后,黄罗伞在舞台中心落地,透露打鼓、敲锣的演员逗留。

随后,陈亮喊出开场词:“江江江来海海海,樱桃好吃树难栽。想吃樱桃早栽树,想扭秧歌放下脸。”

尾音一落,饰演丑角至公子的演员立马开唱:“正月里来正月正,正月十五闹花灯。男女老少唱秧歌,本年又是个好收成。”此时,场外围观群众已经最先拍手叫好,直到扮罗锅儿、瘸腿的演员打起快板儿唱起搞笑唱词,掌声一直不曾暂停。

待场内氛围繁华之时,演员分两队站立演出“十对花”,用一问一答的格局对唱,同台下观众互动。有的人听得多了,记得部分歌词,便扯着嗓子大声跟唱。

压轴表演为“二鬼打架”,一人分饰两角,弯腰趴在地上,双手穿鞋扮做脚,冒充两人在彩布围挡内摔跤。最后演员站起来,观众才气看清晰是一个人的演出。

“如今场地有限,只能上场二三十个人。到正月古庙会时,俺队里有六七十个演员,加上扛旗和举横幅的总共百十号人,热闹得很。”陈亮说。

以前为祈求丰收 现在就图个乐和

作为伞头秧歌队的负责人之一,52岁的何庆民讲起秧歌故事来滚滚不停。传说几百年前,秧歌是村民农闲时用来向苍天祈求风调雨顺、粮食丰收的。其后日子好过了,扭秧歌就图个乐和。农村娱乐活动不久,最受村民爱好的活动即是伞头秧歌。冬天,村里老老小少围着一片空隙,在中心点燃篝火,大家绕着火堆扭秧歌,一群人热热闹闹地取暖和。

何庆民儿时曾听爷爷提起,曩昔浚县的正月古庙会,只许可县城内的“四关四街”代表队上山演出,其他乡镇的演出队伍不准去。唯独东善堂村的伞头秧歌队是个例外,只要看到秧歌队敲锣打鼓进城,守门人就会立马打开城门。“这说明啥?申明咱村的秧歌扭得悦目!”何庆民很是高傲。

现在,村里不只年齿大的人会扭秧歌,三四岁的小孩儿也会跟着哼唱《渔翁渔婆》《扑蝴蝶》等民间小调的经典唱段。“村里两千多人,个个都会唱几句。”何庆民说,曩昔东善堂村是个集市召集地,秧歌队从西扭到东,走一路唱一路,村民都爱跟着看。只要大街上有人喊“扭秧歌喽”,正用饭的人都把碗一搁就往门外跑,非要插手部队扭一扭才算畅快。

“客岁年末,俺在街上扭秧歌,有人正炸油条呢,刚把面团下锅,听见锣鼓声把筷子一撂就随着扭起来。其后,他媳妇儿慌着去油锅里捞面团,捞出来一看已经成黑油星子了。”讲起这事,何庆民不由得笑了起来。

演出中趣事多

“秧歌队的队员平时当然忙,但各人一有空就会聚在一块儿排演。”何庆民说。

2018年正月古庙会时代,40多位队员从早上3点开始换装梳妆,演到下昼一两点才下山休憩,中间出了不少趣事。何庆民演出时看到不少人围着他拍照录像,“我还以为本身演得好,内心美滋滋的,卸妆时才发明眉毛画了一半,像半条虫子趴脸上,怪不得人家照相”。

尚有人表演回来饿得前胸贴后背,风卷残云几分钟就吃了一碗烩面,吃完以为口胃太淡,才想起来忘了放卤。阁下人问他咋不盛卤,他说只顾着琢磨上午哪儿唱得好、哪儿还能再改革,心思都没在吃饭上。

表演途中,饰演傻妞的演员把裤子穿反了,一起上踉踉跄跄,对峙到表演竣事才换好。饰演傻小的演员裤腰带溘然掉下来,表露内中的保暖秋裤,观众笑倒了一片。“说不清老秧歌算哪派艺术,反正俺一扭起来就得劲儿,看的人也乐意。”何庆民说,东善堂村的伞头秧歌队不光在十里八村名气大,2018年9月还应邀到香港演出。

“只要有人看,俺就情愿演,啥时候都不以为累。”何庆民说。

来 源:淇河晨报返回搜狐,审查更多

责任编纂:

上一篇:鹤壁雾状喷泉喷头费用上门安装 上一篇:【18分钟前】鹤壁新密虾尾质量怎么样首选【东昱餐饮】

您可能也感兴趣:

特荐文章

鹤壁2020年一级建造师报考条件是否要求社保年限?

图文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