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当前位置: 首页 > 房产楼市

热文:鹤壁历史传说故事--大胡村孔夫子礼让胡垒项橐

时间:2018-08-14 来源:鹤壁之窗

孔役夫谦恭胡垒项橐 《三字经》里有这样一句话:“昔仲尼,师项橐”,意思是说项橐照旧孔子的老师哩。孔子名丘字仲尼,生于公无前671年。项比孔子小很多,那么不驰名的小项橐,咋成了台甫鼎鼎的孔夫子的老师呢?提及来,这事儿还和鹤壁大胡村有关哩。

却说春秋末期,太行余脉牟山东麓有个小乡村,村里住有几十户人家。男人们太阳还未露脸就下田耕耘,日头落下好久才回家。女人们纺麻织布,养老携幼,锅前灶后,养猪牧羊,喂鸡喂鸭。人们男耕女织以农为,村子里鸡犬相闻,一片朝气。日子虽不宽绰富余,但深山老沟苛捐杂税少,人们生涯也算能将就着过。

村里的孩子们,倒是自得其乐得很,半大的男儿,犹如脱缰的马驹子,没戴笼头的牛犊儿,随从撵鸭子乱跑。上树爬高打秋千,下河沟捉鱼虾掏蟹,爬到酸枣树上摘果子,跑到打谷场里捉迷藏。出仙点子鬼心眼儿,想着法儿变开花花肠子淘气。有时竟气得大人们也是干瞪眼没辙儿。

有一天,村里的十几个孩子,在七岁的“孩子王”项橐的领导下,在村边大道中心玩起攻城池的游戏来。孩子们扮作诸 国国君,用碎砖头瓦块垒起了一座座城堡。项橐扮作霸主,专门攻打城池。

一切预备就绪,攻城最先。项橐手持一根葛档子(玉米杆)作长枪,一马当先,咋咋唬唬策动了袭击。孩子们垒的城池,不外是尺把高的砖头瓦块围成的圆圈圈,哪经得起“小霸王”派头汹汹的攻势。只见他拳脚并用连踢带捅,毫不费力,一气竞攻破了悉数城池。众诸侯国一下子工夫就土崩瓦解,城破国亡只得宁愿向“霸主”称臣进贡听候调遣。

于是,小项橐越发神气,他本身做督工,饬令所有的“臣民”在亨衢中间为他修城池垒长城。到底照旧人多手稠,只少顷工夫,一座“新城”便垒好了。

项橐望着胡垒的新“城堡”眼珠一转,主意又来了。他让两个小同伴扮叛军,在外“城”攻打。他和另外的同伴们站在“城内”戍守。里边的人多,外边的人少,外边的人来不能近前,就被里边的孩子用葛档子打了归去。攻“城”虽然也就攻不进去。双方正在“酣战”,就见大路东方远远扬起一股烽火,转眼的功夫,人已近前。项橐和小伙伴细心一瞧,原来是好多个后生,簇拥着一辆大车,立在他的“城”前啦。还未等项橐开口问话,就见一后生上前搬起他“城墙”上的砖头瓦块就扔。这时项橐可急了,上前一把捉住那后生就闹开了:“你们是何方人士,云云勇敢,竟敢在我堂堂霸主头上动土?你们为何掀我的城墙?你们为何毁我的长城?”这小家伙还沉浸在自己扮演 的脚色里哩。

项橐这一嘈杂不打紧,倒是惊动了车上一位胡子一大把的老者。老人下了车,对垒石拦路的调皮孩子既气愤,又有爱好。老者颇具学者风度,想的照旧因人施教,以理服人的好。于是就上前问项橐:“童子,在大道上胡垒乱圈,阻挡交往行人车辆是何原理?”项扬了扬手中的葛档枪,指着他“城堡”回覆说:“这是我的城池营垒。”白叟看了看亨衢上摆的一圈砖头瓦块,不由仰头哈哈大笑:“好笑,好笑!城池营垒是你这样?胡垒!”

“胡垒”?项指着本身的一班“臣民”说,“你们说是不是?”这一帮小家伙最崇拜自己的头儿了。立即抢先恐后七言八语地喊起来,这个说:“那是项橐的城池!”阿谁说:“那是项橐的营垒!”另有的说:“那是俺霸王的城池!”真是说什么的都有。这样一来,有“臣民”们撑腰打气的项橐更是得理不让人啦。他上前一把拽住老人的胡子说:“你可听清楚了吧,这即是本霸主项橐我的城池堡垒,为啥你要咬住马尾巴打秋千,硬 说是胡垒?”

白叟急着赶路,只好让步说:“童子哎,你说不是胡垒就不是胡垒,可你也得先搬搬这些对象,让我的车子先已往呀!”

项橐松开老者的胡子,气愤地双手一卡腰,反问道:“您说是我的城该让你的车呀,照旧你的车该绕过我的城?”项橐这一反问,只说得白叟噤若寒蝉难以对答啦。只好眯眼微笑,捋了捋胡子说道:“唉,真是童子不可教也!”就让弟子们打车绕道过去了。

事情过去后,人们才知道,这位白叟便是周游列国撒播礼乐随从讲学的孔役夫,那些后生则是他的弟子。且自候,七岁儿童难圣贤,孔夫子谦和项橐传为嘉话。久而久之,村里和四周的人们都喊起胡垒来,这个村也就逐步改叫胡垒村。厥后时间长了。胡垒人多村大,缓缓又分为两个村,跟着人们口语简化,大村,人们就叫大胡(现藏的明、清《汤阴县志》中,对该记载为大胡垒村);小村,人们就叫小胡啦。

上一篇:鹤壁七旬老汉历时六年自建四层“茅草楼”于城市中寻觅旧时光

您可能也感兴趣:

特荐文章

鹤壁男辅警怀抱走失幼童这一幕很暖心

图文欣赏